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10-02-18 以来
本文点击数
15,469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7,558,972
昨日点击数 4,879
今日点击数 6,354
打印版

天机当铺

- 卢昌海 -

第六章

- 1 -

<< 上一篇 | 目录

陈垒云与婉儿拜别了赵盛等人, 策马往东行了约一顿饭左右的时间, 前方的道路渐渐折向南边, 两人回头望去, 已看不见二泉村的屋舍。 婉儿方才拜别众人时虽有些依依不舍, 此刻与陈垒云驰行于旷野之间, 一边聊些个逸闻趣事, 一边欣赏路旁的景致, 不过片刻之间, 心情竟已愉快得连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暗想: “若是几个月前让我离开爹爹几个月, 恐怕我死都不会愿意, 如今却怎的非但没什么不舍, 反而还这么开心呢?”。 她冰雪聪明, 这样的小问题自然难不倒她, 只是那答案却想一想就让她脸热心跳。 她悄悄看了陈垒云一眼, 又想: “不知陈大哥心中是否也如此开心?”

不知不觉间, 两人已策马奔驰了一下午, 算起来起码已行了一百五六十里路。 深秋的天色暗得甚早, 不多时便已暮色四合。 陈垒云凝目往那暮色尽头望去, 见前方透出些灯火, 便对婉儿道: “前面似有一座小镇, 天色将晚, 我们且在那里住上一晚, 明日再赶路, 如何?” 婉儿点头应允。

两人往前又行了十余里路, 果然来到了一处市镇。 那镇子甚小, 一条一眼便能望穿的小街横贯南北, 两侧数十丈范围内各坐落着五六片屋舍。 许多人家已点起了灯火, 窗纸中透着淡淡的橘色, 远远望去星星点点, 甚是温馨。 两人翻身下马, 持着缰绳缓缓走在街上。 此时天色已晚, 沿街摆摊的小贩们正在收摊散去, 两旁的店家却生意兴隆, 街上飘着诱人的饭菜香气和食客们的谈笑之声。 两人闻到香气, 登时觉得饥肠辘辘, 对视了一眼, 同时脱口道: “先找家饭馆吃饭吧?” 说完又不禁同时笑了起来。 陈垒云心中忽然闪过唐人李商隐的一句诗 “身无彩凤双飞翼, 心有灵犀一点通”, 他心中微微一笑, 暗想: “我们这可还算不上 ‘心有灵犀’, 只能算 ‘肚有灵犀’ 吧, 境界是低了一点, 不过没有 ‘身无彩凤双飞翼’ 的烦恼, 却胜似古人了。”, 想到这里, 脸上不禁一热。

说笑间, 两人已走到一家饭馆门前。 那饭馆里已高朋满座, 从门口望进去, 只见掌柜正在招呼几位熟客, 小二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疾步穿行于桌椅之间, 一派繁忙热闹的景象。 陈垒云道: “婉儿, 这家饭馆生意不错, 饭菜想必可口, 我们就在这里用餐吧?”

他问了一句, 却没听见婉儿回答, 转头一看, 见婉儿正呆呆地看着饭馆左侧两三丈外的一个算命摊档。 那摊档十分简陋, 正面是一张小方桌, 桌上放着一面小锣和一个敲锣的小槌, 桌后两侧各立着一根竹竿, 竿头挑着布幡。 那摊主是一位长须老者, 如老僧入定般坐在桌后。 此时天光已暗, 方才收摊的小贩皆已挑担离去, 这算命的老者却借着饭馆的灯火独坐街畔, 似是舍不得一天的生意就这么结束, 只是脸上神情甚是漠然。 陈垒云一看之下便知那老者并无半分武功。 他又往那两面布幡上看去, 只见左边布幡上写着 “上知先天神数”, 右边布幡上写着 “下知生死贵贱”, 心想: “天下算命的都是这般大口气, 难道婉儿也想算一卦?” 他轻轻问道: “婉儿, 怎么了?”

婉儿身子微微一震, 回过神来, 道: “哦, 没什么, 我们找饭馆去吧。”

陈垒云笑道: “这里就是饭馆啊。”

婉儿一怔, 也笑了, 却道: “嗯, 这家人太多了些, 我们再往前走走, 找家清静些的可好?”

陈垒云点了点头, 两人牵着马继续前行。 婉儿的神情似有些沉重, 不象方才那样有说有笑了。 陈垒云暗暗奇怪, 心想: “莫非婉儿认得那算命老者? 不可能啊, 她除了十年前随赵前辈去过一趟江南外, 一向就在碧霞山庄之内, 几乎足不出户, 而那老者的神情气色也不象云游四方之人, 婉儿又怎会认得呢?” 他想来想去想不透, 两人这么静静地走着, 片刻间便走到了小街尽头。 那尽头左侧是一家客栈, 叫做 “月来客栈”。 或许是地处街尾的缘故, 那客栈的屋舍要比其它店家宽敞许多, 一进门是用饭之处, 放了四张桌子, 却只有一张桌子旁有两条大汉相对而坐, 正在喝酒。 右侧是一条走廊, 连着七八间厢房。 这客栈已是小镇的边缘, 陈垒云和婉儿双双停下脚步, 婉儿道: “就在这里吧。” 顿了一顿, 又轻声道: “对不起啊, 陈大哥, 累你走这么远。”

陈垒云笑道: “婉儿你这是怎么了, 以前总怪我说话太客气, 今日怎么自己也客气起来了? 你爹爹不是说我的武功 ‘令人难以置信’ 吗, 要是走这么几步路就会累着, 那武功又怎能令人难以 —— 嗯, 那倒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咦, 原来你爹爹有先见之明, 知道我的武功是这么个令人难以置信。” 一句话说得婉儿不禁笑了起来。

两人在门口这么一停留, 那客栈的小二已迎了出来, 问道: “二位客官可是要吃饭住店? 快里边请。 小店有上好的厢房, 干净整洁, 小店的饭菜更是本镇一绝, 包二位住得舒服, 吃得满意。” 陈垒云和婉儿相视一笑, 心想这小二倒真会说话, 只是堂内宾客如此稀少, 这饭菜本镇一绝云云怕是吹牛吧? 两人既已决定住店, 便也不多说, 把缰绳交给小二, 让他将马牵去马厩。

两人走进客栈, 只觉那大堂似乎比从门外看时更为宽敞, 纵然放上七八张桌子也不会拥挤, 想必是因为客人不多, 是以只放了四张桌子。 那客栈的掌柜坐在柜台之后, 正耷拉着脑袋昏昏欲睡, 见有新客前来, 立刻便精神了起来, 隔着柜台招呼道: “二位客官来了, 太好了! 快请坐, 快请坐! 哈哈, 二位真有眼力, 知道本镇店铺虽多, 却大都是些喧杂之地, 那些江湖豪客们终日喝酒猜拳, 大声呼喝, 吵也吵死了, 哪及得上本店的清雅。 本店不仅店内清雅, 出侧门往东走不到半柱香的时间, 更有一个幽静的去处, 唤作 ‘月牙湖’, 嘿嘿, 那可是花前月下的好地方啊。 得, 闲话不说, 一句话, 本店是最适合象二位这样郎才女貌的客官的。” 他这话一出, 只听得 “啪啪” 两声, 那两位正在喝酒的大汉将筷子拍在了桌上, 对那掌柜怒目而视。 那掌柜一惊, 忙道: “二位爷别误会, 我不是说本店不适合二位爷, 江湖小镇顾名思义就是江湖人的小镇, 本店最欢迎的自然是象二位爷这样的江湖侠士了。 小二! 小二! 还不快给二位爷添酒压惊!”

陈垒云和婉儿差点笑出声来, 心想这掌柜真是活宝, 说话象跷跷板, 一会儿说是最适合我们, 一会儿又说是最欢迎他们, 亏得我们不是难相与的客人, 否则凭他那顾此失彼的嘴, 麻烦可就大了。 再说了, 他说错话得罪的是客人, 吓着的却是他自己, 却怎的让小二替客人压惊?

那小二刚替陈垒云和婉儿拴好马, 添好草料, 听得掌柜呼喝, 忙赶进屋来替那两条大汉添酒。 陈垒云和婉儿要了南首的两间厢房, 点了几个小菜。 这客栈的饭菜其实也就一般, 但两人奔波半日, 此时能吃上热热的饭菜, 感觉甚好。 两人用完饭菜, 那小二也将他们的房间打理好了, 两人便回房歇息。

陈垒云放好行李, 略事休息后觉得睡觉还太早, 想邀婉儿一同去掌柜提到的月牙湖看看, 却顾虑着掌柜先前那句 “花前月下”, 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正踌躇间, 却听婉儿敲门问道: “陈大哥, 时候还早, 我们去那月牙湖看看可好?” 陈垒云忙打开房门, 见婉儿又换上了女装, 微笑着站在门外。 这装束他上午虽已见过, 再见之下仍不免眼前一亮。 他自幼在大漠长大, 虽然熟读诗书, 生平接触过的人却极为有限, 象婉儿这样美丽的女孩更是在梦里都不曾见到过, 一时间竟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两人掩上房门, 漫步走出客栈侧门, 只见天上挂着一轮弯月, 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 那门外有一条向东的小径, 铺着白石, 在月光下闪闪发亮。 两人顺着小径走去, 婉儿将手轻轻挽住陈垒云, 陈垒云手臂触到婉儿的身体, 心中一荡, 脸上微觉发烫, 他悄悄向婉儿看去, 月色下只见婉儿的脸上满是红晕, 低着头不敢看他。 两人谁也没好意思说话, 心中却充溢着一种平生从未体验过的甜蜜和喜悦。

两人行得片刻, 便看见了一洼清亮的湖水, 那湖不大, 形如弯月, 水面平洁如镜, “月牙湖” 之名极是贴切。 湖畔有一片十余丈方圆的草坪, 草坪边上却是密密的小树林。 深秋之夜万籁俱寂, 小镇的灯火在远处若隐若现。 陈垒云和婉儿在湖畔找了一块石头坐下, 两人都不说话, 静静享受着初入江湖的第一个宁静夜晚。

两人坐了一会儿, 忽听远处传来了几下清脆的锣声,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遥遥吆喝道: “掌纹摸骨, 铁板神数, 妙参天相, 测算古今——” 那声音抑扬顿挫, 虽然很远, 在静夜里却听得甚是分明。 陈垒云知道是方才那算命的老者要收摊离去了, 心想他倒是勤勉, 这么晚才走。 正想着, 忽觉倚在身旁的婉儿的身子颤了一下。 他忙转头看去, 只见婉儿的神情中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忧伤。 他心头一震, 轻声问道: “怎么了, 婉儿, 你可是认得那算命之人?”

目录 | 下一篇 >>

站长往年同日 (2 月 18 日) 发表的作品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