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17-02-22 以来
本文点击数
3,684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7,061,905
昨日点击数 4,926
今日点击数 4,189

我的 “微言小义” (后记)

- 卢昌海 -

时光荏苒, 我的新浪微博开通已近四年, 不知不觉间码下数十万字, 很多稍纵即逝的随感凭借了这一小平台才变为文字。 粉丝数也从无到有地爬升到了 25,000 以上, 刨去所谓 “僵尸粉”, 实际的读者想必总有数千, 平均起来约相当于每个县级行政区有两三位读者, 跟诸多 “大 V” 相比虽不值一提, 倒也能意淫为 “深入基层” 了。

发在微博上的这些短小随性的文字原本是不敢梦想为铅字的, 但这几年也许是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 读书时间越来越碎片化的缘故, 微博体的书应运而生, 翻过一两本之后不禁生出了当仁不让的勇气。 而长期出版我作品的清华大学出版社对我这种勇气则给予了宽厚的支持, 从而促成了这本小书的问世。

这本小书甄选收录了我迄今所撰微博的 1/3 左右, 时间跨度从 2013 年初到 2016 年末, 约四年[注一]。 由于绝大多数微博不具有时效性, 为节省篇幅计, 除个别外, 收录时一律略去了发布时间。 此外, 为阅读便利起见, 所录微博被粗略分为十个类别, 每个为一章。 不过由于内容的细散纷杂, 类别间并无绝对清晰的界限, 类别之内亦非秩序井然——后者原则上可用子类进一步细分, 但最终决定不那么做, 因为有些微博是以不同方式谈论相近话题, 一经归并不免单调, 不如间杂起来更有趣味。 当然, 对某些逻辑相关的微博作了类似于长微博的归并, 甚至拟了标题, 算是混沌中的有序吧。 我网站的老读者大都知道, 我的书都能在我网站上直接读到全文, 不过本书可算半个例外——倒不是不能在网站上读到全文, 而是不能 “直接” 读到全文, 即不能读到与本书结构相对应的甄选过的版本, 这是本书不同于我其他书的地方。

说罢结构, 也谈几句体例。 一般来说, 我的书有个惯例, 即外国人名在初次出现时标注英文, 此后则只用中文, 但本书在这方面也是半个例外。 这是因为各条微博发布时出于字数等方面的考虑, 在提到人名时有的用中文, 有的用英文, 还有的中英兼注; 有的只提姓, 有的连名带姓, 还有的附了头衔、 昵称、 简介等, 若强求统一、 剔尽赘语, 有时难免会破坏某些微博的 “精细结构”, 因此整理时适度保留了彼此间的不统一 (若干术语的英文标注也类似)[注二]。 若容我扯一位前贤作大旗的话, 有个现成的榜样是董桥, 他的很多散文也是中英文混杂而无定规的——他并且名之为野趣和闲趣。

本书是一位理科生的野趣和闲趣, 愿读者喜爱。

注释

  1. 这点略有例外,有少数文字来自微博之外——不过也皆以长微博形式发布过。
  2. 不过因出版社要求不能有纯英文, 故对原先纯英文的人名和术语皆加注了中文, 变为中英兼注。

相关链接

站长往年同日 (2 月 22 日) 发表的作品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