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08-02-01 以来
本文点击数
9,110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7,095,144
昨日点击数 8,842
今日点击数 1,751

数字世界回忆录 (2002 年末补遗)

- (1992 - 2002) -

- 卢昌海 -

<< 接下篇

二零零二年在凄冷的寒风中走入了尾声。 圣诞节那天下了雪, 据说是几十年来第一个白色的圣诞节。 趁这几天休假在家, 把这个回忆录最后这半年 (即 2002 年下半年) 的情形补写一下。

这最后半年的经济形势就象冬日的天气一样, 凛冽而萧瑟。 新闻上各种统计数据纷至沓来, 报上的评论一会儿说经济已经开始复苏, 一会儿又说低迷仍将持续, 如此循环往复, 在盲目茫然中把人们对经济和经济学家的信心一并折腾完。

CSFB 也数度裁员, 虽然侥幸没有把我们这个小小的 consulting 公司裁掉, 却裁掉了老板替我们支付 broadband 的雄心。 最终不免还是大家自己掏腰包。 Broadband 就象一剂鸦片, 试一试就上了瘾, 让你在帐单悄悄寄来时毫不迟疑地开出支票。 Verizon 显然把顾客的心理琢磨透了。

十月一日, 我的主页终于由 Columbia 物理系搬到了自己的域名 www.changhai.org 下, 从而让我在数字世界中的住所由 “学生公寓” 变成了 “私家别墅”。 虽然目前的 IP 地址是老板提供的, 因而注定只是暂时的, 但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数字世界中又有什么东西是永久的呢?

十月中下旬我 回了趟国, 历时两星期。 回来后讶异地发现 CSFB 把我和同事们从 “污衣派” 提拨到了 “净衣派”。 桌上的 Windows NT4 换成了 Windows 2000, 硬件也一步登天地换成了 dual P4 2.2 GHz, 加上所谓的 hyper-threading, 在机器启动时显示的 processor 竟有四个之多! 但意外的是除了启动和关机外, 实际速度的提升却远不如数字的变化来得明显。 原因是许多数据必须经由公司的网络读取, 连打开 Internet Explorer 这样的简单操作也不是完全 local 的。 公司网络的速度显然远远赶不上机器的速度, 从而成为了整个系统的瓶颈。 这情形仿佛是开着奔驰、 宝马行在泥泞的山路上, 空费了一具好躯壳。 更意外的是, 这台新机器居然让我首次见识了 Windows 2000 彻底 crash 的情景! 公司安装的 Office 显然存在缺陷, 每当我把一个较复杂的网页 paste 到 Word 文件、 并试图打印时, 整个系统就会突然 dump memory ... ... reboot ... ... 久违了的 blue screen 就象被所罗门囚禁了三百年的魔鬼, 从瓶中袅袅升起, 梦魇般地重现在我眼前。 历史总爱重复自己, 记得当年我的 Windows 95 机器就是因为 Office 而亡故的。 迄今为止除 Microsoft 自己的软件外, 我还没看见任何别的东西能在软件层次上将 Windows 2000 crash 到如此彻底的地步。 看来有句话 (疑为古龙前辈的训导) 说得很有道理: “你最好的朋友也许就是你最大的敌人”。

十二月十二日, 我的网页被收录到了 “搜狐” 系统的物理学分类目录中。 虽然就目前物理学所占的比例来说, 这一分类不算很贴切, 但它带有一定的 “预示” 性, 因为我一直在考虑扩充这个网站中学术方面的内容。 之所以尚未付诸实施, 主要的原因是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方法来处理数学公式。 数学是科学的真正语言, 我并不希望科普成为这个网页的极限。 另一方面, 我也不希望网页上夹带太多的 PDF 文件, 虽然 PDF 文件已被几乎所有的浏览器所支持, 但它们的编写及修改与 HTML 相比仍属不易, 文件偏大, 打开速度偏慢, 而且过多的 PDF 文件会破坏网站浏览的感觉及网页界面的设计。

这几个月里我尝试了几种在网页上发表数学公式的方法, 包括 MathML、 Universal Math Style Sheet (UMSS)、 Latex2Html 等, 可惜无一理想。 在这些方法中我最欣赏 MathML, 它是 W3C 推荐的标准, 只是目前仅有 Mozilla 家族的浏览器支持, 用户群体太小。 而寂寞高手 Microsoft 自赢得浏览器大战的压倒性胜利以来, 在 IE 开发上的进取心已是 “王小二过年, 一年不如一年”。 想当年浏览器大战正酣, IE 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时, 其 1.0 正式版与 2.0 测试版之间相隔仅为两个月, 2.0、 3.0、 4.0、 5.0 和 5.5 彼此的正式版与下一代测试版的间隔平均亦不过八个月。 而眼下 IE 6.0 推出已有十四个月, 新版本却杳无音讯。 作为 MathML 主要对象群体的物理学界目前普遍使用 Latex, 对 MathML 虽有期待, 但尚未形成强有力的群体支持。 不过我还是很希望 MathML 被各主要浏览器普遍支持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那时候, 这个网页上技术性内容所占的比例将会有显著的增加。

再过几小时二零零三年的新年钟声就要敲响了, 远在地球另一边的故乡此刻已是沐浴在羊年的晨曦中。 按照 Microsoft 制定的 “生死簿”, 今天是 Windows 95、 Windows 3x 以及 DOS 们的 “最后一天” ("End of Life"), 举起酒杯祝它们一路平安吧! 不论人们对 Microsoft 是恨还是爱, 如果要为数字世界立一座丰碑的话, 这些操作系统的名字将会是碑文上永久的镌刻。 在我步入数字世界的最初几年里, 陪伴我的正是这些操作系统。 它们就象除夕夜灿烂的烟花, 在美丽的夜空中绽放, 又渐渐隐没在满天的繁星中。 它们的离去悄然地合上了长长的一段历史, 也为这篇回忆录划上了一个完整的句号。

站长往年同日 (12 月 31 日) 发表的作品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