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访 问 卢 昌 海 个 人 主 页

除了自己的无知,
我什么都不懂。

-苏格拉底

 
信 息
 
 
 
已发表作品列表
站长简介 | 常见问题
版权说明 | 电子信箱
 
统 计
 
 
 
自 2015-03-04 以来
本文点击数
15,614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点击数
17,095,198
昨日点击数 8,842
今日点击数 1,805

微言小义 (2015.02)

- 卢昌海 -

本文内容整理自
>>>>>> 站长微博 <<<<<<

全部 理科 文史 书话 其它

博 文

注 释

很多科幻影片有个共同特点, 就是未来社会是某种极权社会, “英雄” 则在下层民众中得到近于一呼百应的支持, 形成一方枪多, 一方人多的对抗。 这种故事编多了未免老套, 今后不妨编编像中国这样的 “未来社会”: 有不满者, 也有大量虽处下层却很满足甚至很自豪, 拿 “五毛” 甚至不拿钱维护既有体制的民众。

发布于 2015-02-01

关于科幻影片中的未来的另一组议论参阅 2014-04-06 的微博。

刚刚注意到 Netflix 在首页显著位置提供了影片《The Interview》的播放链接, 在这里支持一下。 自索尼影业 (Sony Pictures Entertainment) 因该片而受到黑客攻击及威胁之后, 大量影院取消了该片。 我个人并不喜欢这类刻意针对他国, 政治意味浓厚的影片, 但支持拍摄和播放这类影片的自由, 也支持 Netflix 的勇气。

发布于 2015-02-01

腐败 “普及” 到一定程度时, 政敌的屁股也大都不干净, 权力斗争完全可以以 “反腐” 的方式来进行。——试图理解一个封人、 封站、 封邮箱、 封 VPN…… 同时却积极反腐的政府时萌生的念头。

发布于 2015-02-02

从周小平到张尧学, 再到袁贵仁, 无论破绽多么夺目, 遭反弹后一律用国家机器强顶, 这似乎是近一两年来的新气象 (以往就算也不认错, 起码有时会用冷处理那样相对低调的手法)。

发布于 2015-02-03

袁贵仁是教育部长, 在近日的讲话中表示 “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

维基百科 (Wikipedia) 有位编辑七年如一日死磕一个错别词: “comprised of”。 他用自编程序搜索错误, 然后逐一手动订正 (改为 “consists of” 或 “composed of”), 迄今已达 47,000 多处, 学英文的博友可以学习一下。 不过该词其实大有约定成俗之势, 不仅以每天十来个的速度继续进入维基百科, 且已被一些词典收录。

发布于 2015-02-03

Ref: One Man’s Quest to Rid Wikipedia of Exactly One Grammatical Mistake.

分享一则英国天文学家霍伊尔 (Fred Hoyle) 自传中的趣味故事: 二战时在美国乘飞机要看级别, 结果有位要乘飞机去做报告的科学家不幸被一位将军挤下了飞机, 但更不幸的是, 那将军正是为了赶去听那科学家的报告! 该故事还有一个有趣的尾声: 霍伊尔说他曾把这故事讲给狄拉克听, 后者大笑——这好像是我读过的唯一提到狄拉克大笑的故事。

玻尔以说话如同嘟哝, 不易听懂而著称。 这方面趣闻很多, 霍伊尔也贡献了一则: 他的一位同时也与玻尔相熟的朋友曾就说话问题向玻尔当面 “进谏”, 玻尔想了一两分钟后回答道: “我不喜欢说得比想的更清楚。”

发布于 2015-02-03

Hoyle 的自传是指 Home Is Where the Wind Blows (以下有关 Hoyle 的微博皆参照此书)。 第二条微博发布于 2015-02-05。

据编辑告知, 我的一本销售一塌糊涂的书入围了 20 本《环球科学》 2014 “最美科学阅读”。 现在对方 「决定 “美中选美”, 选出最终的 “TOP10”」, 而编辑希望 「籍此机会绝地反击」。 我能协助的就是吆喝一嗓子——不过说实话我连怎么投票都不知, 就指着万能的博友们查明方法并支持了。

发布于 2015-02-04

所提到的书是《小楼与大师: 科学殿堂的人和事》。

我的两本书日前由台湾五南圖書出版公司出版了繁体中文版, 这是我的书首次在中国大陆以外地区出版。

发布于 2015-02-05

1915 年 5 月 1 日晚, 初试化学战并告捷的德国化学家弗里茨·哈伯 (Fritz Haber) 在家中庆祝职位提升, 他的同为化学家, 且为布雷斯劳大学 (University of Breslau) 首位女博士的妻子克拉拉 (Clara Immerwahr) 则以饮弹自尽表达了抗议。 31 年后, 他们唯一的孩子赫尔曼 (Hermann Haber) 在移居美国后也走上了自尽之路。

哈伯是一位功过和际遇都很复杂的人, 他参与发明的合成氨方法间接养活了半个地球, 并获 1918 年的诺贝尔化学奖; “化学战之父” 的头衔则使他声名狼籍、 家人蒙羞; 他深爱祖国 (德国)、 积极效力, 却因犹太血统而于 1933 年被迫离开。

发布于 2015-02-05

最具黑色幽默的异端或无神论者的定义 (适用于中东某些地区): 读过一本以上书的人。

发布于 2015-02-06

常听人说读书时停不下来, 乃至废寝忘食的故事, 让号称爱读书的我颇为汗颜。 我读书不仅停得下来, 还特爱停在精彩处, 想到下次能从那么精彩的地方继续, 便一整天都美滋滋的。 这 “坏习惯” 是小时候养成的, 那时用零花钱买齐一套金庸小说不容易, 不愿像猪八戒吞人参果那样快速消灭, 便约束自己每天至多只读 40 页。

发布于 2015-02-07

英国天文学家霍伊尔 (Fred Hoyle) 是创作过小说的少数科学家之一, 于 1957 年发表了科幻小说《黑云》 (The Black Cloud)。 这部小说得到了著名物理学家泡利的夸奖: 1958 年, 泡利请霍伊尔夫妇吃午饭, 席间泡利夸奖道: “我刚刚读过你的小说《黑云》, 我觉得它比你的天文工作好得多。”

发布于 2015-02-07

“如果能在自己年轻时多倾听于年长者, 在自己年老时多倾听于年轻人, 我们人生的跨度将会出乎意料的长。 以我为例, 考虑了这个之后的人生跨度约为 200 年, 差不多 7 代。”——霍伊尔 (Fred Hoyle)。 细想一下其实只有半句是对的: 年长者确实能讲述过往 (其实书也行, 且能回溯得更远), 可年轻人并不能向你讲述未来。

这个小疏忽的背后是时间的一个鲜明特征: 过去与未来的不对称。

发布于 2015-02-09

张爱玲的《同学少年都不贱》 “出土” 时曾被视为她的 “最后作品”, 这一头衔后来又落在过《郁金香》和《小团圆》头上, 接着则是从英文翻译成中文的《雷峰塔》、《易经》和《少帅》。 还有别的吗? 从张爱玲给夏志清的书信看她曾费时三年多写过一篇 “也许够做一本短的书” 的《文革的结束》, 不知幸存否?

发布于 2015-02-09

「好的教育不是用事实填满你的脑袋, 而是激起你的好奇心, 使你用一生去学习。」——Neil deGrasse Tyson (美国天文学家, 纽约 Hayden 天文馆 “老总”)

续貂一下: 坏的教育不是激起你的好奇心, 而是用谎言填满你的脑袋, 使你用一生去盲从。

发布于 2015-02-10

Tyson 的话译自其 twitter, 2015-02-10。

再说一则泡利故事: 泡利和艾伦菲斯特都给德国《数学科学百科全书》写过独立成书的 “词条” (泡利的是《相对论》, 艾伦菲斯特的是《力学中统计方法的概念基础》), 有一次两人见了面, 艾伦菲斯特对泡利说: “你的百科全书文章比你本人更让我喜欢。” 泡利当即回敬道: “好奇怪啊, 我对你的感觉恰好相反。”

就凭泡利和艾伦菲斯特撰写的这两个 “词条”, 德国 《数学科学百科全书》 (Encyklopädie der mathematischen Wissenschaften) 实在很令人眼馋; 类似的, 包含泡利另一部名著《量子力学的一般原理》的德国《物理百科全书》 (Handbuch der Physik) 也不错。 可惜这两套百科全书似乎都没有完整的英文版。

发布于 2015-02-10

小时候玩具少, 往往须自力更生, 比如捡塑料眼药水瓶当水枪使。 为此常在池塘边寻觅。 有一回捡到一个体积稍大的, 简直就像拿到了 “大规模杀伤武器”, 兴奋得连续把玩多日。 而如今的女儿, 哪怕花几十美元买一个中意的玩具给她, 也顶多能欢欣两三天, 从中得到的快乐怕还赶不上我当年捡到一个大眼药水瓶。

发布于 2015-02-11

#我的魔鬼词典# 【上帝】 人创造上帝的证据比上帝创造人的证据强得多。

#我的魔鬼词典# 【挺狗族】 爱狗爱到能代狗咬人的人。

#我的魔鬼词典# 【伪科学】 伪科学的 “伪” 是双重的: 为了伪装成科学, 往往要伪造出证据。

发布于 2015-02-11

#我的魔鬼词典# 【伪问题】 让党为难, 企图从党嘴里套真话的问题, 如 “党大还是法大”。

发布于 2015-02-12

背景新闻: 绝不允许 “党大还是法大” 伪命题干扰政治定力 (新华网 2015-02-05)。

不好意思, 貌似评选季节到了, 刚才又接编辑通知说拙作《小楼与大师: 科学殿堂的人和事》入围了 2014 “中国好书” 推选活动, 只得再吆喝一嗓子, 请喜欢拙作的博友们支持。

发布于 2015-02-12

Hoyle 在自传的最后一节中对大爆炸宇宙论进行了有些失态的猛烈攻击, 指责它空洞、 牵强、 缺乏理性、 缺乏预言、 沉溺于哲学, 最后竟斥之为原教旨主义宗教。 其实在 Hoyle 发表自传那会儿 (1994年), 大爆炸宇宙论压垮他所主张的稳恒态宇宙论所凭借的早已是证据, 前述攻击简直有一大半能直接回敬给 Hoyle 自己。

发布于 2015-02-12

#我的魔鬼词典# 【革命家】 有远大理想, 并且能让别人为那理想努力奋斗的人。

发布于 2015-02-13

美国总统奥巴马最近有关宗教的讲话惹恼了基督徒。 奥巴马表示要警惕为暴力目的扭曲信仰, 要重视怀疑的作用, 要抗拒 “只有我们拥有真理” 的想法。 这使一些知名基督徒很受冒犯 (“冒犯” 一词自巴黎恐怖袭击后分量重了许多), 指责奥巴马不是基督徒, 并表示 “基督就是真理, 我们拥有基督就是拥有真理”。

想拥有一件东西往往得花钱, 想拥有一个人要看对方意愿, 拥有基督却只要撂句话就行, 附带着还拥有了真理, 真是无本万利……

发布于 2015-02-13

Ref: Obama is not a Christian? by T. Stanley, CNN 2015-02-08.

1958 年, Hoyle 赴苏联参加国际天文联合会会议。 早餐时, 他的两个鸡蛋一个 “硬得像石头”, 一个却尚未凝固。 怎样的厨师会做出如此截然不同的鸡蛋? 他特意去厨房探究, 结果发现无数鸡蛋在一口巨锅里翻滚, 每有需要, 厨师就不论生熟地捞起几个…… Hoyle 说这件小事比任何其他事情更让他觉得苏联的未来不会好。

Hoyle 看到的那一幕确实很有苏联特色: 规模庞大、 风格机械、 质量粗糙, 个人就像巨型机械 (“国家机器”) 上的螺丝钉, 盲目而呆板地工作。 不过他那结论写在苏联解体之后, 多少有点马后炮式的附会感。

发布于 2015-02-13

应对民科我还用过一招: 有一次碰巧在短时间内有两位民科给我发来邮件, 一位 “证明” 了孪生素数猜想, 另一位更牛, “解决” 了包括孪生素数猜想在内的多个猜想。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何如?” 我于是把后者推荐给了前者, 结果前者回信表示 “恕我没时间看别人的东西”, 从此安宁。

发布于 2015-02-14

《周作人俞平伯往来通信集》的编后记提到, 俞平伯于 1929-1932 年间将周作人来信手工装裱成三册 “硬面精装本”, 并视若珍宝, 甚至在文革抄家, 图书、 文稿几被焚尽的浩劫中依然设法保存了下来; 而比他长一辈的周作人亦曾动念装裱俞平伯的来信。 都说 “文人相轻”, 其实像这种 “文人相重” 的佳话亦不少。

发布于 2015-02-14

“文人相重” 的另一个例子参阅 2013-03-04 的微博

霍伊尔有句话说得有趣, 且不无意蕴: “所有原教旨主义者的宗教都有一个毛病, 那就是他们的上帝没有幽默感。”

家里那位有时居然比我自己更熟悉我的微博, 经她提醒才想起我曾引过 Clarke 有关民科的一个定义: 民科是没有幽默感的爱好者。 这些趣语虽不可较真, 彼此的相似却恐怕也说明了一点, 那就是太没幽默感的人容易走火入魔。 玻尔有句话说得非常好: 有些话题是如此严肃, 只能拿来开开玩笑。

发布于 2015-02-14

第二条微博发布于 2015-02-17, 所提到的 Clarke 的定义参阅 2014-08-29 的微博

Isaac Asimov 在《Asimov on Science Fiction》一书中对科幻小说的起源有一个扼要而富有逻辑的说明: 科幻小说是以被科技改变了的社会为背景的小说, 而科技的发展只有到了工业革命之后才加速到能让一个人在自己的一生中看到显著的改变, 从而启迪出科幻的想法。 因此科幻小说诞生于工业革命之后不久。

发布于 2015-02-17

Asimov 认为第一部真正的科幻小说是 Frankenstein

著名数学物理学家威顿 (Edward Witten) 曾经说过: 弦理论是 21 世纪的物理偶然落到了 20 世纪 (String theory is 21st century physics that fell accidentally into the 20th century)。 也许可以效颦着说一句: 中医是公元前的医学偶然 (对某国而言是必然?) 落到了 21 世纪。

发布于 2015-02-19

能驱人为恶的信仰未必一定是指信神, 也可以是信别的东西到不容质疑、 铲除异见的程度。 常有基督徒拿希特勒、 斯大林、 □□□、 波尔布特等的不信神说事, 其实——且不说其中希特勒未必不信神——他们的行为并非因为不信什么, 而是因为信什么。

发布于 2015-02-19

参阅 2014-12-17 的微博

家里那位看今年春晚时无意中幽了一默——才看一部分就表示: “这次春晚不错。” 我诧异: “啊? 这么快就定性了? 我可是一个能留好印象的节目都还没看到呢, 做作不说, 小品结尾还像小学生归纳中心思想那样喊口号, 听得起鸡皮疙瘩了。” 她说: “我是说这次 Youtube 的视频质量不错, 高清。” 我: “……”

发布于 2015-02-19

看到网上有人揭秘今年春晚魔术中的 “托”, 其实除非魔术师太差, 那个魔术恐怕是不必用 “托” 的, 因为我在以前乘游轮时见过一位印度魔术师从游客中随机找人表演过完全类似的魔术 (只是把台历换成信封里的纸片, 例外的 A 换成了猜奇数时出现的 4)。 在春晚上见到时我还以为是大魔术前的热身, 没想到居然已是全部。

BTW, 那位印度魔术师我还零距离接触过: 晚餐时他来餐厅赚外快, 方法是向游客要一张纸币, 当着面折起又展开, 使之变成印了游轮图像的面额 1,000 万美元以上的 “巨钞”, 然后问游客是要 “巨钞” 还是拿回原先的钱, 出于礼貌或纪念游客当然会要 “巨钞”。 我也如此花掉了 5 美元, 如今才知道那魔术师是 “春晚” 级的。

发布于 2015-02-20

定义生命是个老大难问题, 最近在看的一本小书在讨论定义之余提到了哲学家 C. Cleland 与天体生物学家 C. Chyba 的一个有趣的看法, 那就是试图在目前这种尚不存在有关生命的基础理论的情况下定义生命, 就跟在原子分子理论诞生之前试图定义水一样, 只能从无色、 无味、 冰点数值、 沸点数值等非基础的特征入手。

发布于 2015-02-20

所提到的小书是 David C. Catling 的 Astrobiology: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张爱玲在 1979 年 2 月 10 日给夏志清的信中写到: “多谢寄北美日报来。 找我的是一个向无好感的亲戚, 在香港来信借钱, 大概误以为我阔了, 我也不想写信去哭穷。”——很好奇这位 “向无好感的亲戚” 是谁? 夏志清的按语只提到在《北美日报》分类广告上看到有人想跟张爱玲联系, 就剪下寄给了她, 没有其他信息。

发布于 2015-02-21

正在读一本剖析牛顿名望演变过程的书 (什么精细的题材都能成书啊)。 据该书介绍, 牛顿生前的知名度几乎完全局限于学术圈内, 而鲜为大众所知。 当时的 “名人录” 或 “大学推荐书目” 上也没有他的大名或著作。 这部分地是因为当时自然哲学本身的地位就不高, 不仅低于神学和文学, 而且还不在学校的科目之中。

曾有一个时期, 科学被认为是男人的事业, 女人可以被动地接受, 但不适合主动地研究。 该书作者——是一位女性——介绍到这里时很机智地替女人争了口气, 指出: 科学本身却被认为是由缪斯女神所代表的, 甚至在牛顿《原理》英文初版的扉页上就有女神传智慧给牛顿的图。

发布于 2015-02-22

所提到的书是 P. Fara 的 Newton: The Making of Genius

昨晚看奥斯卡颁奖, 居然没看完就困了, 今晚补看剩余部分, 看到霍金扮演者 Eddie Redmayne 荣膺最佳男主角, 激动得几乎语无伦次, 而同获提名、 长相冷峻的图灵扮演者 Benedict Cumberbatch 为他使劲鼓掌, 忽有一种感动。 这不是媒体所谓的 “图灵” 败给 “霍金”, 分明是 “图灵” 为 “霍金” 加油, 数学为物理加油啊。

这两年看电影太少 (时间都去哪儿了?), 这两部以科学家为主角——且两位科学家我都在文章中谈及过——的电影我居然都没看过, 实在惭愧, 当找机会补看……

发布于 2015-02-24

第二条微博发布于 2015-02-24。 “‘图灵’ 败给 ‘霍金’” 是网上的戏称。

读张爱玲夏志清通信毕。 我买过不少感兴趣的人物——文理几乎各占一半——的通信集和日记, 很喜欢此类原汁原味的文字, 不像传记那样经过他人的过滤和诠释, 也不像自传那样经过记忆和时光的涂抹。 而且写作动机也往往比后两者更纯粹。

发布于 2015-02-24

“张爱玲夏志清通信” 指夏志清编注的《张爱玲给我的信件》。

1934 年, 德国教育部长鲁斯特 (Bernhard Rust, 于德国战败后自杀) 问希尔伯特 (David Hilbert), 哥廷根这座世界数学中心是否因驱逐犹太人而受损? “受损? 没有受损, 部长, 它已不复存在!” 希尔伯特回答说。

发布于 2015-02-24

Ref: Hitler's Scientists by J. Cornwell.

#百字科普# 可观测宇宙是光信号能抵达我们的那部分宇宙, 它有多大? 由于宇宙年龄约为 138 亿年, 你也许以为光信号能传播 138 亿光年, 从而目前可观测宇宙的半径约为 138 亿光年。 其实不然。 因为宇宙在膨胀, 光信号跨越过的每段距离都在膨胀。 考虑这一因素后的计算表明, 目前可观测宇宙的半径约为 470 亿光年。

发布于 2015-02-24

Ref: Astrobiology: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by David C. Catling.

晒一本约翰逊词典的现代选本。 该词典是英文词典史上的里程碑, 从包括牛顿著作在内的大量经典中引了例句。 而且该词典基本上是约翰逊 “一个人的战斗”, 从而有集体创作的现代词典所没有的幽默 (比如把 oats 解释成英格兰人用来喂马, 苏格兰人用来喂人的粮食) 和坦率 (比如对 stammel 的注释是 “我不知道它的含义”)。

有关 oats 那个词条常被指责为是歧视苏格兰人。 不过考虑到约翰逊的很多朋友——包括密友兼最著名的传记作者鲍斯韦尔 (James Boswell)——都是苏格兰人, 以及他在很多其他词条中展现的幽默 (包括自嘲), 我倾向于认为是幽默。

发布于 2015-02-27

所提到的约翰逊词典的现代选本为 Samuel Johnson's Dictionary: Selections from the 1755 Work that Defined the English Language (Edited by J. Lynch)。

第二条微博发布于 2015-02-28。

>> 上一篇 | 序言 | 下一篇 <<

站长往年同日 (3 月 4 日) 发表的作品

站长近期发表的作品

网友讨论选录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5-03-04)

    不好意思, 这段时间不得不老拿相片或微博来凑数。 一来是已写好的一篇题为「罗素的 “大罪”——《数学原理》」的文章因被报纸采用, 要先等对方发表; 二来是最近在为一本题为《行星的故事》的书做准备, 暂无时间写其他文章 (不过不久之后该书的各章会逐篇在本站发布)。

  • 网友: 往事如昨   (发表于 2015-03-04)

    即使没有弗里茨·哈伯, 化学战也一定会出现, 甚至有可能以更惨烈的形式出现。 其夫人自杀还有情可愿, 其孩子为此羞愧也有情可愿, 但为此自杀则好象有点过了。

  • 网友: 卢昌海   (发表于 2015-03-04)

    “即使没有弗里茨·哈伯, 化学战也一定会出现, 甚至有可能以更惨烈的形式出现。”——同感。 而且化学武器的杀伤力与残忍性并不比其他常规武器更大 (唯一能特别谴责的大概是环境污染, 但这并不是当时人们谴责的原因)。 哈伯所受的谴责在我看来是 “成王败寇” 的又一种体现: 因为他是为战败方设计武器杀伤了胜利方的人, 而舆论是胜利方主导的。 另外, 战败方在宏观上被视为邪恶, 虽然在微观上——即在具体的战场上——双方的行为并无显著区别, 为战败方做事的人往往会因此就被扣上邪恶的帽子。

  • 网友: 星空浩淼   (发表于 2015-03-06)

    看昌海兄的微博是一种享受, 倾听智者娓娓道来的感觉。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阅目前尚在讨论期限内的文章 <<